古代战场:嗜血的军马(五)

时间:2023-11-19 来源:未知 点击: 263

哈伯尔人就这样被打败了!但是天朝的守关将士们也伤亡不少,此时,刘参将已经包扎好了身上的伤口,站在边关的互市大门口望着那些潮水一般退去的哈伯尔人,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到薛将军,不知道他被紫金乌给带到哪里去了?麻烦的是自己又不能立刻去找他,这四周都是那些哈伯尔人的残兵败将,就这样带着人马冒然离开互市去找将军,恐怕会被偷袭的,这可该如何是好?

庞龙焦急地跑了过来,一把抓住刘参将的胳膊问道:“将军是往哪个方向去了?我这就带人去找他,不然咱们这些人该怎么办啊?”刘参将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我何尝不想去找他,但是你看那些哈伯尔人这才刚退去,估计他们还在这附近等待着,现在我们不敢轻举妄动,要守好互市,估计得天黑之后,咱们才能想办法寻找将军了。”庞龙叹了一口气地回道:“也只能如此了,希望将军福大命大,能够平安无事。”刘参将说完就回头往互市里走去,里面还躺着许多需要救治的伤兵,得先顾好眼前这些事。

薛将军此时还横卧在紫金乌的背上一直昏迷不醒的,身上的伤口流了太多的血,估计是够呛了!紫金乌驮着他漫无目的在荒漠里走着,渐渐地,天就黑了下来,萧杀的风声在广袤的荒野四起,这一人一马又该往何处去呢?就在这时,薛将军似乎翻动了一下,他“扑通”一声被摔下马来,这一摔疼的他在地上呻吟起来,紫金乌也停下了脚步低头吃起草。薛将军缓慢的睁开眼睛,又艰难的直起身子坐了起来,他努力的往四周看去,都只是一片黑茫茫。他这一天水米未进,又受了好些伤,够撑到现在还算是不错了。饥渴和伤痛正在折磨着薛将军,他看着眼前的黑暗,心里不由得一阵恐慌起来,我这是在哪里?我该怎么办?

这时,薛将军试图站起来,但是他试了好几次都不行,紫金乌走到他的面前,把头拱到他的胸前,薛将军一把抱住了它的脖子,顺着它昂头的力道站了起来,这真是善解人意的好马儿啊!薛将军爱怜的抚摸着它的鬃毛,将自己的头紧紧的跟马头靠在一起,在这黑暗的荒郊野外的只有这匹马是自己的依靠了,人和动物之间的深厚情感一定是在特定的环境中建立起来的。有了紫金乌在自己的身边,薛将军此时心里安定了很多,他一边抚摸着紫金乌,一边跟它说道:“之前是你救了我,现在我还得依靠你回到边关大营去,从此后,你就是我的福星,我必真心待你一生。”

薛将军从紫金乌的背上的马鞍里摸索出一点的肉干,这时守关的将士们一贯的做法,千万不要小看这一点肉干,在关键的时刻是可有救命的。薛将军把肉干放进嘴里用力地咀嚼着,咸咸的味道让他又恢复了一些力气,他又把剩下的一点肉干喂给了紫金乌,然后他一把抓住缰绳,脚踏马镫子,翻身就上了马背,薛将军骑在马上大概估算了一下方向,大声喊道:“驾”就冲了进了黑暗笼罩的大地。

此时,还在互市里等着天黑的刘参将和庞龙都已经骑在马上,他俩身后还有一百多号人马跟着,这时,就听见刘参将说道:“李校尉,你就在这里守着互市,我跟庞卫军一起去找薛将军去了,若是将军自己回来了互市,你赶紧給我们打信号,如果天亮之前我们没有带着将军回来,你就带着人马回营去,跟朝廷报告边关的情况。”他安排完这些就跟李校尉抱了抱拳。一行人骑着马就往互市外面奔去了,他们出了互市就兵分两路往不同的方向去了。

薛将军骑着马在无尽的黑暗里不停地奔跑着,跑着跑着他就看见远处有一堆火在燃烧,那边有人!薛将军骑马赶紧往那边跑去,就在离火堆差不多千米的地方薛将军就慢慢地停了下来,到底是军人素质,在没有摸清对方的情况时,绝不会轻易的把自己就陷入险地的,他叫停了紫金乌的脚步,自己翻身下马来,一手牵着马匹,一边躬身轻手轻脚的往火堆方向走去。就在离火堆还有几百米的时候,薛将军停止了脚步,蹲着身子仔细观察火堆旁边的那些人,不好,是哈伯尔人!估计得有好几十号人。薛将军已经看清楚那些人的长相和服饰,得赶紧离开,不然被他们发现了可就完了。

但是薛将军不知道的是,哈伯尔人布置在周围的暗哨已经发现了他,就在薛将军往后退去的时候,那个暗哨突然大声喊叫起来,火堆那边的哈伯尔人上马提刀就往薛将军的方向冲过来了!此时的薛将军赶紧翻身上马,骑着紫金乌就往相反的方向跑去。没过一会,他的身后就有几十号的哈伯尔人的骑兵跟着追上来了。跑呀!再不跑就完蛋了!薛将军知道现在就只有靠紫金乌驮着自己逃跑了,这要是被那些哈伯尔人给捉到了,可就是生不如死啊!紫金乌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焦急之心,它也飞快地奔驰在黑暗的荒野上,不管前面看不看得见,就是一个劲地往前跑。

就在这时,已经有哈伯尔骑兵追了上来,跟薛将军差不多并排跑在一起,只见那个哈伯尔骑兵手里拿着砍刀突然就向薛将军的后背砍过来,薛将军赶紧往右一拉缰绳,紫金乌一个闪身就往右边跑去,一下就拉开了双方的距离,躲过了这一刀!却不想右边的哈伯尔人的骑兵也冲了上来,差点就跟薛将军的紫金乌撞到了一起,薛将军一甩手里的鞭子,就打在对方的脸上,一下就把那人给打翻下马,但是更多的哈伯尔骑兵们冲了上来。

突然,紫金乌奔跑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薛将军都能听到它那沉重的呼吸声了,这也难怪,紫金乌都差不多跑了一天了,就是再好的体力估计也支持不动了,这可怎么办啊!在这紧要的关头,紫金乌要是跑不动了,自己指定要被抓住的。就在薛将军焦急万分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突然有个想法,只见他左手一把抽出腰间的匕首,猛地往自己的右手掌就是一刀,然后他握着右手成空拳壮,等手掌里的鲜血流满了拳头里,然后薛将军在马背上伏地前身,努力的把右手伸向紫金乌的嘴边,将拳头里的鲜血一下就喂进马嘴里。

紫金乌一边跑,一边舔着薛将军手掌上的伤口,慢慢地紫金乌的眼睛又开始变红了,它奔跑的速度就快了起来,这时,有个哈伯尔骑兵紧紧的跟在它的后面,只见这个骑兵已经站立在自己的马背上,就等着追上了薛将军的马匹,好一下就跳上他的马背上去。眼看着已经追上来了,那个骑兵真的就这么一跳,往薛将军身后就扑过来,突然,只见紫金乌的马屁股往上一抬,两只后蹄猛的往后一踢,正好踢在那个骑兵的身上,一下就把他给踢飞起来起,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不死也残废了。

紫金乌喝了鲜血后,奔跑的速度不仅快了起来,性情也变得狂暴起来,只见它一边跑一边不停地扭动着自己的头尾,坐在马背上的薛将军也禁不住他这样的扭动,几次差点被甩了下马来,不过还好后面的哈伯尔骑兵们渐渐落在了后面,再也追不上来了。就在这时,紫金乌突然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在地上,好在它稳住了身体,但是,马背上的薛将军去一下就甩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然后身体不停的在草地上滚着,他的脚脖子处”咔嚓“一声,估计是严重扭伤了。

等薛将军滚动的身体停了下来,他已经意识模糊了,紫金乌还在往前不停地跑着,它都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已经被摔下马背来了。薛将军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知觉,慢慢地昏了过去。在这黑暗的荒漠里,有谁还知道一个守关的将军此时正躺在这里,生命力已经快要被耗尽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薛将军又慢慢地恢复了一点意识,他刚动了一下身体,脚脖子处剧烈的疼痛让他不禁张口大声喊道“啊……”完了,脚受伤了,这下可麻烦了!但好在疼痛使得薛将军马上恢复了意识,他睁开眼见看着还是黑暗的天空,一股莫名的死亡恐惧涌上心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又传来一阵马蹄声,有人过来了,但是躺在地上的薛将军已经没有躲避的力气了,他一动也不动就这么躺着,听着那些马蹄声由远到近的声音,薛将军多么希望大营的部下来找自己了,但是,那些骑马人说话的声音分明就是哈伯尔人,他们就在薛将军躺着的地方不远处停了下来,开始慢慢的向四周找了起来。这些估计就是之前来追薛将军的那些哈伯尔骑兵。薛将军知道危险已经来了,求生的本能让他不能就这么躺着等死,只见他咬紧牙关,翻动自己的身体往一边滚去,这才翻了一个身,脚脖子处一沾地巨大疼痛就袭了上来,薛将军紧紧的咬牙切齿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来。

这时,有几个哈伯尔骑兵往薛将军这边过来了,估计也就十来步的距离,薛将军听着渐渐走进的脚步声,心里突然安定下来了,他此时已经想好了,与其这样艰难的苟活着,不如站起来跟他们一拼,就算是死在他们的刀剑之下,也好过这般提心吊胆的藏着,将军就应该战死在沙场,而不是等着老了躺在家里等死!想到这里,他伸手抽出了腰间的匕首,然后慢慢地蜷缩着身体,然后再试着爬起来,突然,一双手从他身后伸出来捂住了他的嘴,又把他给压在地上,就在薛将军刚要反抗的时候,就听见耳边有人小声的说道:“将军,是我!”

原来是刘参将,薛将军心里一下就松弛了下来,终于等到了自己的部下,得救了!他还想跟刘参将说些什么,但头一歪就昏过去了。刘参将此时心头大定,找到将军了,他还活着。这下就好了,他带着十几号人马在这黑暗的荒漠里找了足足有三个时辰了,却还是没有一点将军的影子,就在刘参将要绝望的时候,他发现了自己对面不远的地方出现了许多哈伯尔骑兵,他立即下令所有人下马隐藏好,还把各自的马匹给放倒在地上,捂着马嘴不让它们出声,静静的潜伏下来。

刘参自己往前爬了几米远,想看看那些哈伯尔骑兵的情况,就在这时,他发现前面不远处还有个人躺在地上,那个人似乎受了伤,也是在躲着前面的那些哈伯尔骑兵,刘参将不禁心里一喜,难道这人会是将军吗?他赶紧就往那人身边爬了过去。就在薛将军准备站起来跟那些哈伯尔骑兵一战的时候,刘参将一把捂住了将军的嘴,让他不要发出一点声音,只需要等这些哈伯尔骑兵走了就可以了。他拖着已经昏过去的薛将军慢慢地往自己兵丁们潜伏的地方移动着,还不忘观察着那些正在走过来的哈伯尔骑兵们。

等刘参将拖着薛将军到了自己的兵丁们潜伏的地方的时候,突然听见那些哈伯尔骑兵往另一个方向跑去,这下可就好了,真是太好了!刘参将赶紧叫人拿来一壶水,朝着将军的脸上就倒了下去,冰冷的水一下就把薛将军给激醒了,刘参将望着将军的样子,两眼发热,鼻子一酸,差点就哭了出来,但是他还是强忍着跟他说道:”将军,快喝一口缓缓。”薛将军拿过牛皮水袋仰头就猛喝起来,直到牛皮水袋里的水就没有了,他这才停了下来,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终于算是活过来了!

此地不宜久留,刘参将赶紧跟薛将军说道:“将军,咱们这就往互市那边撤吧,咱们的援军已经在互市那边打败了哈伯尔人的军队,互市还在咱们的手里。”薛将军一听连声说道:“好,好,只要是互市守住了就好,走吧”。薛将军在刘参将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此时,大漠的边际上已经升起红红的太阳,一片火红就要照耀在大地上了,薛将军跟刘参将一队人马往着互市的方向奔去,突然,一声长长的马啸声响起,只见一匹紫金色的骏马在初晨的阳光下全身闪着金光的向他们奔跑着过来了!刘参将高兴地喊道:“将军,您看啊,紫金乌回来了!”薛将军嘴了一声哨音,紫金乌马上就加快了速度向着他靠了过来,在所有士兵们的欢呼声中,他们一起向着太阳的方向奔驰而去。

(全文完)


参考资料